Counselling For Toads

onlyice16th October 2020 at 12:39am
Popular Book
Name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
Author[英]罗伯特·戴博德 [译]陈赢
EditionN/A
Release DateAugust, 2020
ISBN-139787201161693
MediumPDF
Rating5

豆瓣链接:https://book.douban.com/subject/35143790/。📝 原书及笔记

这本书的意义在于,给我提供了对自己及身边人的一些 行为的理解和启发

蛤蟆沉思了一会儿说:「除了顺从我父母的意愿之外,我还总是想要取悦他们。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成功过,但我记得很清楚,我想让他们对我满意,为我骄傲。」他又停下思索了一会儿,接着说:「也许这就是我变得爱炫耀的原因。他们对我的所作所为从没有满意过或被打动过,所以我就放任自己用浮夸和愚蠢的行为来博得他们的关注。会是这样吗,苍鹭? 」

我的身边似乎也有这样的例子。童年得不到肯定,于是成年之后养成了一种对于小小成就夸大和炫耀的心理。我甚至怀疑有些长辈也如此。另外我在想,假如像以前兄弟姐妹比较多,而家里的话语权掌握在少数一两个小孩身上,会不会造成这里提到的问题?

「亲爱的蛤蟆」,苍鹭耐心地说,「关键就在这里。撒泼正是表达愤怒的一种幼稚的方式。就像孩子听到大人说『不行,你不能这样!』这让孩子非常愤怒,同时又感到无助,因为对那个让他生气的大人,孩子没法用暴力或者带有攻击性的行为去回应,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躺倒在地,又踢又叫。而当成年人也这么干的时候,我们会说他在『无理取闹』。」

我以前并没有想过,撒泼是表达愤怒的一种方式。甚至抑郁、沮丧也包括了愤怒的情绪。

「我认为它是。」苍鹭说,「怄气的人是总绷着脸、阴沉沉的样子,而且安静得很反常。蛤蟆,在我看来,『适应型儿童』的所有行为里,惬气是最能说明怎样用时间来稀释愤怒的例子。通常这是孩子在权威之下无法随心所欲才做出的反应。成年人或许会因为输掉一场权力斗争而生闷气,也是同样道理。说白了,怄气是输家在对强大的赢家做出反应。
「你说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蛤蟆,值得我们仔细想一想。我认为没有人能『让』我们产生什么感受,除非他们用蛮力胁迫你。说到底,是我们『选择』了自己的感受。我们『选择』了愤怒,我们『选择』了悲伤。」

这跟李松蔚的一个说法很像。我们的情绪只能由我们自己负责,情绪是我们对待事务的反应,是「我们自己」将其产生。

「亲爱的蛤蟆,」苍鹭耐心地回答,「一切的关键就在于那是『人生坐标』。一旦我们在童年决定用哪种态度和观点,我们就会在随后的人生里始终坚持自己的选择。这些态度和观点,变成我们存在的底层架构。从那以后,我们便建构出一个世界,不断确认和支持这些信念和预期。换一个词来说,我们把自己的人生变成了一个『自证预言』。」
「等一下,我又听不懂了。我以为预言是预先说出会发生什么,好比以赛亚、何西阿,还有《圣经》里其他古老先知的预言一样。」
「你说得对。但『自证预言』的意思是,我们会控制事件的发生,从而确保预言会成真。我们会确保自己的世界和预期的一样。
「好吧,可我们到底是怎么做的呢? 」蛤蟆有些吃惊地问。「我们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所以我看不出我们是怎么影响未来的。即使再有把握,都永远不能预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。」蛤蟆数年来参加赛马大会的经验就是证明。
「我想,在这里引入一个新的概念会对你有帮助。」不等蛤蟆回答,苍鹭便走到挂纸板前写下了 「必然后果」这个词。蛤蟆眉头紧蹙,思索着:「你能举例说明吗? 」
「当然可以。」苍鹭回答,「比如,喝酒过量的必然后果是什么? 」
「我想是喝醉吧。」蛤蟆偶尔也会喝多的。
「还有呢?」
「第二天感觉很糟糕,那种宿醉的感觉。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?」
「对,很准确,这些都是喝醉的必然后果。所以你也可以说这是决定未来的一种方式。假如你认为生活让你不快乐,不善待你,那么今天喝醉就是你用的某种方法,它可以印证明天你会感觉悲惨的预期。换句话说,你创造了一个『自证预言』。」
「可是,和朋友们喝几杯第二天头重脚轻,肯定用不着这么一本正经地解释一通,对吧? 」
「当然了,我说的是一种长期重复的行为,这种行为可能持续一辈子,这类行为就被称为游戏。实际上,刚才说的这种游戏叫『酗酒』。」
「游戏!」蛤蟆惊呼,「这听上去可不像个游戏。」
「这是心理游戏,」苍鹭回答,「有本很出名的书叫《人间游戏》(Games People Play,美国心理学家艾瑞克•伯恩的著作)命名并描述了一百种心理游戏,『酗酒』是其中的一种。玩这类游戏的必然后果是,玩家最终会产生糟糕的、不快乐的情绪。」

这段对话对「自证预言」的描述太精彩了:「我们会控制事件的发生,从而确保预言会成真。我们会确保自己的世界和预期的一样。」我们按自己的方式理解自身和世界。并做出各种各样的事情加深这个印象。所以不开心的人会尝试让自己更不开心,觉得世界对它不公的人会找所有的理由来证明这一点,这导致了恶性循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