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rvard Positive Psychology 1504

20th August 2020 at 2:19pm
Course

Harvard Positive Psychology 1504

NameHarvard Positive Psychology 1504
InstructorTal Ben-Shahar
PlatformNetease Open Course
Official SiteHarvard
SlidesSlideShare, and in Dropbox as well

哈佛大学的幸福课,在网易公开课上看了视频。课程的内容可以通过看 Dropbox 上的 slides 回顾,幻灯片写得很详细了。Wiki 上主要纪录一些觉得核心的点。

这个课讲的内容可能你都懂,但是你不一定在日常中有执行起来。看视频的意义是,你能感受到 Tal 的激情和感染力,有助于将他的理念落实应用下来。

Lecture 1

这节重复提到了留白(silence)的作用:"Silence gives us a chance to reflect on what we have said and heard"。适当的安静的环境能够帮助你更好的自省(self-reflection)。我在之前的一些个人经历上,也有类似的体会。摆脱不停吸收信息的状态,给自己留一些空白的时刻,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比如在忙碌的上班后花上半小时去安静地跑步。

自我实现的英文是 "self-actualization"。这门课通俗来说,是在教你成为最好的自己。

transformation 与 information 一样重要:

  • transformation: the right question, information: the answer。有时候提好问题更重要。
  • 仅有信息是不够的,要把它加工成自己可应用的知识

Lecture 2

心理学对消极部分的研究,如生气、焦虑等,远远多于积极部分。但是消除了消极情绪,不代表人可以积极起来,不代表人可以感受到幸福。

Tal 大力鼓动大家更关心积极部分。同时提到一个经典的事例。Marva Collins 开设的学校,非常重视帮孩子建立积极的自我认识。她会不停给孩子鼓励和赞赏,但又不是那种毫无根据的赞赏,而是会通过给孩子高强度的任务、帮助他们完成,进而一步步巩固他们对自己积极的认知。这个理念很赞,可以应用在方方面面,也可以帮助到亲密的人。

Lecture 3

Change is possible Vs. Change is illusive

这节举了有名的 Minnesota Twin Studies 作为例子,研究者长期跟踪很多对双胞胎,他们的成长环境完全不一样,但是很多对在长大后有着很类似的性格、喜好和行为。研究者得出结论是:

It may be that trying to be happier is as futile as trying to be taller and is therefore counterproductive. - Lykken and Tellegan (1996)

但是 Tal 并不这样觉得。他举出 Marva Collins 学校的例子,表示改变的确是存在的。而且他觉得,研究 平均水平的人 不是最重要的。因为大多数 普遍情况 都会抹掉其中杰出的例子,而研究杰出者是更重要的事情,因为可以把他们的经验应用到普罗大众上。

后来 Minnesota Twin Studies 的研究者也表示,这个实验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,人们应该更聚焦于可以改变的,而不是基因所决定的。

Internal factors primarily determine happiness Vs. Happiness is primarily a function of external circumstances

这里又有一个著名的研究,Cambridge-Somerville Youth Study。两组小孩,家境都比较差,一组给当时社会能给的各种资源支持,给了各种优待;另外一组则没有。

结果观察了十年后,两个组在各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区别。反而优待组,比普通组有更多的酗酒和失业行为。这个实验表示外在环境对追寻快乐的影响,不如内在的因素。

最后 Tal 又阐述了笑容和快乐的传染性。他用一个指数函数来表示快乐的传播可以有多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