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Happiness Hypothesis

onlyice10th April 2021 at 12:05pm
Popular Book
Name象与骑象人
Author[美]乔纳森 • 海特
EditionN/A
Release DateDecember, 2012
ISBN-139787213050145
Medium微信读书
Rating4

豆瓣链接:https://book.douban.com/subject/20260640/

如果想 详细 回顾书的内容,上微信读书看原书及我做的划线和笔记。

这本书里面作者描述了对很多事物的看法,比如人的心理机制,人如何感到幸福,人的心理如何成长,人生的意义与宗教的结合等等。

总结

对我来说有启发的内容有:

  • 人的幸福和对自己的驾驭,需要使大象(情感)和骑象人(理智)互相配合
  • 人经常为自己的行为想法杜撰出理由,有时候甚至不自知
  • 严重沮丧忧郁的人的思维方式和改变的方法
  • 流言也许是人类发明和使用语言的重要目的,并且流言对人类社会是有积极意义的,使得做出对他人不利行为的人会收到影响和限制
  • 幸福在于持续有进展,而不是一个大目标的达成。大目标达成之后,过一段时间后又会回到平均的快乐程度
  • 人的平均快乐程度跟遗传有很大关系。这个说法很令我震惊
  • 沉浸在一份极具挑战性、又与自己能力相当的工作会很令人沉醉。有人称之为「心流体验」
  • 人需要与社会、他人产生联系。凡事只关心自己利益者不会活得快乐
  • 人在合适的时间遭遇逆境、遇到挫败,可以激发潜能,从中受益。但重要逆境最好在成人前后再出现,儿童和青少年难以承受和处理,可能弊大于利
  • 「义务论者」与「结果论者」关于怎样的行为符合道德的论战
  • 道德戒律和壮阔自然景色带来的提升感
  • 恶心的起源和宗教仪式对洁净的追求

作者讲到的东西包罗万象,像关于道德和宗教的论述我还不能很深刻理解,后面生活阅历更丰富了可能可以再去翻阅。

部分摘录和评论

这种动不动就杜撰各种理由来解释自己行为的病症被称为“虚构症”(confabulation)。动过裂脑手术的病人以及其他脑部受过伤的病人都常表现出“虚构症”的症状,加扎尼加称左脑的语言中枢为大脑的诠释模块,它的作用是针对自我所做的一切,马上做出评论,即使它根本无从得知“自我行为”的真正原因或动机,也还是会做出反应。举例来说,如果对右半球闪现“走”这个字,病人可能就会站起来走掉。不过问他为何站起来,他也许会回答:“我要去拿可乐。”左脑的语言中枢非常擅长编出各种解释,但却不知道行为背后真正的原因。

人会给自己的行为想出理由。我观察过小外甥,他比较怂,有时候被其他小朋友打了一下后,他不敢还手,但是会跟人说「他这样做是不对的,所以我不跟他一样(还手)」。其实他会知道自己是害怕了,但可能只是一个隐约的感受在,并没有让它清晰出来。但人就是会马上想出一个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行为,掩盖不想暴露的感受。

这让我觉得,也许我们的人生故事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完全精确的。现在的我去解释以前的我,往往是不精确的,比如现在的我会觉得之前读书的时候很简单、高考很简单,但是这个观点可能只是服务于现在的我对知识的理解(我认为比起高中知识这种简单不连贯的知识,有更多更好的、有挑战的知识),但过去的我可能是会觉得学习很难的。

文中的这段观点是类似的:

上述研究的重点就是,道德判断就跟审美判断一样。当我们看到一幅画时,通常马上就知道自己喜不喜欢。如果有人要我们解释为什么喜欢,我们就会乱编出一番说辞。其实我们并不完全了解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幅画很漂亮,但我们的诠释模块(骑象人)就跟加扎尼加在裂脑研究中所发现的一样,很会编理由。你想为自己喜欢这幅画找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所以你就会抓住第一个说得过去的原因(可能是颜色或光线)。道德判断也一样。两人对某事意见相左时,其实是感觉在先,后来再来编理由反驳对方。就算你驳倒对方,难道对方就会改变心意,接受你的论调吗?当然不会,因为你驳倒的,并非对方真正的立场,他的立场是在他有了判断之后才临时编出来的。